王no留行

经常掉线

 

知乎体:暗恋校花/草级别的人是种什么体验

/周叶,直男叙事风,ooc
/“暗恋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事情之一吗?”“其实还有更傻的,叫做互相暗恋。”
/ 生日快乐,我爱你(管你生日是哪天)



匿名用户
23k人赞过

——————————


最近考虑养个猫猫狗狗,请问各位帅哥美女,电视里放的猫片狗片都是真的吗,现实里真有这么可爱吗?

别问了,当然是因为他说可爱。


——————————


有段时间没上号,回看当年,答题时我也着实没想到能有今天的生活,还挺不好意思的。感激缘分吧。以后还有什么有趣的事会来写一点,不定期的,各位不必守着看。


以下为原答案:

——————————


偏题了,被校草暗恋过算吗?


——————————


更新:


怎么突然破百赞。第一次回答问题,很多功能还不熟悉,希望大家见谅。哈哈,看到各位评论,不好意思再骗人,是我暗恋他,是我是我,我的锅。


叫他小锅行了。


我觉得吧,暗恋这事是挺玄妙的。喜欢就是喜欢了,就像性向这种事,你自个儿没法控制的。gay就gay了,也没办法,不是因为他是男的所以我喜欢他,而是我喜欢他,正好他是男的,凑巧我也是男的。他是女孩儿我也喜欢,感情这种东西,陷进去就陷进去了,我也认了。挺好的。


小锅是我同学院一个学弟,人帅成绩好打球厉害。具体牛逼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原先整个学院我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他来了以后,我俩并列第一。

是这样的牛逼。

我喜欢搞理论,搞了许多年,人挺没意思的。你说一个人能有什么意思呢?大家都是普普通通俩眼睛一张嘴,抱着两百本教辅穿梭于各个楼层。可小锅这个人似乎就要不一样些,他人站在那里,和别人就不一样,他眼神温热亮堂,姿态挺拔,常常不好意思地笑,或者带点小得意地勾起嘴角。他不爱说话,高兴的时候喜欢笑,着急的时候也笑,生气会抿嘴,眼角耷拉下来。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有意思呢?我写过三百篇论文,都没碰到过这样难解的题。

我年纪上大小锅三届,但我是少年班出身,没成年就考研了。现任系主任是我师兄,算起来在院里辈分就比较高,和退休老干部一个待遇。在这学校待了快十年,熟的不能再熟,对许多活动早已失去兴趣,关于什么时候哪里能搞到吃的倒是很清楚。


第一次见到小锅是开学典礼,他是新生代表,我是学生会代表(挂名玩的,因为每年都是我发言,在学生会的职务就叫“在典礼上发言”)。我在后台体察民情,四处转悠,看到一个男同学蹲在角落里抱头背稿,几张A4纸摊在地上,脸埋在膝盖上,像个小鸵鸟。第一眼就觉得怪有意思,远观了一会,发现他背得磕磕绊绊,样子挺着急。我也是闲出屁,抱着一颗学长要照顾新生的老妈子心就过去拍拍他,说:“小朋友在背稿?”


小朋友把头从膝盖上抬起来,鼻头红红的,惊讶地看我一眼。他可能把我当成某某热心老师,挺不好意思地说:“嗯。”

我说:“典礼马上开始了,怎么才开始背,早前干嘛去了?”

他犹豫了几秒,说:“已经背下了。”


后来我才搞清,小锅这人,有点腼腆,尤其不爱在人前表现。他早背下了几句话的稿子,就是说不利索,老忘词,一忘词就不好意思,一米八个人像小孩似的手足无措。我问他紧不紧张,他说不紧张,就是平时没说过这么多话,不熟练。

嗨,真是个小朋友。我拍拍他肩膀,道:“不慌,多锻炼就成。你看学长早已身经百战,几万人面前讲话面不改色心不跳。”

小锅登时看我的眼神中就充满了敬佩。可惜当时旁边路过我一损友,毫不留情地骂我:“我呸,你同一篇稿子用了三年,看今年大四的不用矿泉水瓶砸死你。”


后来我先上场讲,刚下台就被我老头叫走,要做某某项目,之后没再碰到小锅。第一次见其实还没觉得他太帅,皮囊这种东西,很受环境影响,后台的光线太暗,我啥也没看清,光记得这位小学弟眼睛眨巴眨巴,宁死想不出下一句词。这已经够让人觉得特别了。




后来发生许多事,和各位的大学生活都差不太离,无非是考试,打球,交男女朋友,大家都一样。

我对这些都不很感兴趣,老头当时赶我上项目,我赖着不肯离开实验室。老头气得指着我鼻头骂:都二十好几了还给老子叛逆。

可得了,我十五岁起就被迫在老头手下学习,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老头是爹上加爹,我在他面前只有日日装孙,骂我祖宗我都不敢还嘴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头骂完我,都得加一句:你看看自动化那个zzk,你看看,多乖一小孩,哪像你这幅死相!老子看到你就气!


zzk就是小锅,当时已然成为自动化第一人,才华与美貌并称。据吹有次大物高数双满分,小锅淡然一笑倾城,背起书包出门打球。

有次和我妹在校门口一家甜品店吃东西,听我妹吹小锅吹得一愣一愣。我妹一面用叉叉戳冰淇凌,一面道:“你别不信,我们班十五个女生,十四个是他的女友粉。”

我觉得女人真可怕。她接着说:“我觉得zzk大约是某某王国王位继承人,他爸是联合国秘书长,他妈是奥斯卡影后,家族产业是某跨国集团。zzk出门需要三十辆林肯加长护送,每天吃四十万一块的牛排,1882年帕图斯配黄金吐司,唇边永远挂着藐视世人的笑意。”


说着就看见小锅背着包骑一辆自行车划到门口,进来点了个黑森林。他看到我和我妹就坐在一边,表情有点惊喜,抬起手朝我挥挥,说:“学长。”

我妹顿时神色复杂,或许是背后编排人时被正主撞见,有些做贼心虚。小锅在等小蛋糕时老往我俩这边看,和我视线撞到时就不好意思地微笑,一笑整个人就像发起光来的大灯。

过了会,他的小蛋糕要好了,在包装,我看过去一眼,他像等了好久似的朝我挥挥手,眼睛弯弯的,好像在用眼神说再见。我也朝他挥挥手,看他拎着纸袋出门跨上自行车,咣当咣当骑走了。




我思考了一会。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小锅,我还真说不准,很少有一个瞬间让我觉得这个小朋友太讨人喜欢。他一直是这样,一直很好。大约是潜移默化中逐渐产生的让人高兴的心情。

有天院里开大会,学生按班级一队一队走出来,我那损友在我后头嘀嘀咕咕说不晓得zzk这小子在哪儿呢,我说:刚从咱面前过去没多久,现在就在那儿呢。

他说:哪儿呢?没见着啊?

我给他指:那儿啊,那么高一大活人你看不见?

损友眯着眼睛看了好半天,终于分辨出个差不多的身影,面目狰狞地给我说:“您是臭居居,zzk在八百里开外,您老告我在那儿,敢情您有千里眼。”

可不呗,老子眼神门儿清,八百里外的小锅一眼扫去就能认出来。抱着书上楼,一回头正好见着他走过。路过球场,第一眼看见他投进个三分。黑夜里我闭着眼,伸手就能抓住他。他整个儿地住进我胸膛里,和心脏一起咣咣跳动。

喜欢实在是件好事,它让生活拥有一些光荣的意义。答题主:喜欢校草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喜欢上一个很好的人,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事?


——————————


受到众多关心,不胜惶恐与感激,我不过是个芸芸众生中一位陌生人,受到各位牵肠挂肚,承蒙厚爱。不敢解除匿名,怕被损友发现,我还要脸。

最近和小锅在一个项目,我是负责的小头头。老头待我和气了许多,可能是小锅如春雨般滋润了everybody,老头连带着看我这个亲儿子都顺眼许多。

小锅实在很会体贴人,我俩这周写报告常常写到半夜三更,小锅就跟会魔法似的变出两个小蛋糕,不知道先前藏在哪里的。有天吃了蛋糕还饿,我想起那晚上校外有家串串火锅供应特色锅底,于是带领小锅翻墙出去,吃到两点半,差点手拉手睡天桥。


看到有人问。

当然有小姑娘喜欢小锅,而且数字宏大,遍布全国。小锅没女友,似乎还挺苦恼,有次球赛还叫我去坐在场边给他拿毛巾。娘了,堂堂学院前第一人,当日差点没被小姑娘们仇恨的目光扒筋剥皮。


——————————


……小锅可能发现了。待我研究三分钟如何吃卡跑路。[汗]


——————————


今天我们一边写数据一边扯皮,扯到毕业实习之类的事,讲到小锅身上,小锅说今年预备考研,考我老头的研究生。我夸他有志向,好好努力或许能超过我,一跃成为老头亲儿子。

小锅低头想了想,突然说:“那还是你的小朋友。”


我心中咣当一声巨响。


——————————






——————————


小周:


今晨我签了老头的项目和三年卖身契,晚上将乘七点的飞机赴苏黎世。


做决定不易。老头铁石心肠,毫无不舍之情,恨不得即刻将我赶出家门。此刻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被自己的铺盖卷环绕,抖抖索索,实在有些可怜。


我打了很多字,又删掉了,这时不得不开始羡慕你,你不必说话,眼神看向别人,意思就明了了。有很多东西光凭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我实在很难告诉你,当看见湖上结起冰,覆上雪,我却忽然想到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写出来的话就没那么有趣了。文字是固定的,语句是有限的,总有一天人类将不能创造出新的句子而不断重复过往,可血与肉将永远变化,永远鲜活。爱也会是吗?


你知道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我不知道,我想不明白。好似你有无数个解,但爱你是我唯一的问题。我爱你,就像乌鸦像写字台,不合常理却没有理由。我必须得出这样的结论,像寻宝的人,在黑夜里提着灯寻找光明。



我有这样的运气吗,小周?

  539 32
评论(32)
热度(539)

© 王no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