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no留行

经常掉线

 

[喻叶]猩红小番茄

/ @美酒如刀 老师点的喻叶吃鸡(我简直是个游戏主播了)
/老师说了许多,我啥也没写出来(恋爱谈得比较隐晦)😭对不起老师!!



“我捡到枪了。”叶修喊。

“靠,孤立他!”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黄少天,“什么枪,有包没有,你掉哪了啊荒郊野外的容易猝死!”

喻文州的发言就比较亲切体贴:“我开车来接你?”他除了一个滑雪帽之外什么也没捡着,此时爬上越野,情况有一些危急,但是声音听起来不疾不徐。大家恶意揣测,喻老师或许是那种ak47抵在后脑勺都能冷静洗水果的男人。

“先去接老王,我看见他飘水城了。”叶修还在每个房间搜刮,开门后总是下意识后跳躲墙角,或许是恐怖游戏后遗症。他很酷地吹了声口哨:“看我找着了什么,八倍镜!”

“雾天拿八倍镜,怕不是要偷窥人家洗澡。”黄少天冷酷地编排他,“队长队长我在学校蹲人,你接完老王来接我。”

背景里响起阵阵血腥的枪声。大家立刻看向左下角:黄少天使用沙鹰爆头了xxx,沙鹰王者黄老师高兴地宣布:哈哈哈这个人说游戏体验极差。

“你拿狙了?”喻文州飙车声隆隆,说话声音依然非常和缓,他的人生教条上大概会写着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王队没进语音,我去拉他进来。”

黄少天听到他这个称呼突然周身一寒,纵观该小队四人,除他(纯洁纯洁纯洁的少年)之外都是阴阳怪气大师。王杰希终于徐徐上麦,和大家亲切问候:“下午好。”

背景里立刻一阵咻咻咻,左下角跳消息:王杰希使用amk爆头了xxx。叶修毫不吝啬地拍几下巴掌:“王枪神下午好。”他捡了十分钟装备,没碰着一个活人,骨灰盒刮了好几个,此时手里端的狙一阵发痒。


喻文州专职司机,还在隆隆开车,宣布道:“少天,我看到你了。”

黄少天已经陷入激战,可能绕上某个楼房天台,正在绝地秦王绕柱走位,激动地呼唤:“队长快来,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喻文州缓缓(而优雅地)和王杰希说:“王队,麻烦你下去支援一下少天。”

“我信佛,不杀生。”王杰希坐在越野后座,跷着腿回答。

他俩对话始终洋溢商业友好的塑料队友情,黄少天此刻痛心疾首,不断哀叫:“卧槽卧槽我真要死了我要被打死了,完了完了他们又来人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喻文州强忍着笑,故作悲痛道:“少天,你再坚持一下,我现在下车找把枪。”

“我来了我来了。”叶修的声音突然驾临,如同脚踩七彩祥云,“文州开车去,黄少天你跑哪了呢?”

“狗屁,你以为我会信你吗!”黄少天悲愤欲绝,“你一分钟前还在三百公里外捡垃圾,开飞机过来救我吗!”

“不救拉倒!”叶修嚷嚷,“听到我突突突的小摩托没,突突突突突突。”

“你不上我的车了吗?”喻文州在隆隆隆的越野车里突然出声,“说好我开车的。”此时声音终于露出一些慌张,仿佛十佳好员工突然面临下岗。为了展示优秀车技,他开始载着后座念经状态的王杰希漫山遍野进行一些隆隆作响的兜风。

“队长你别玩了,我要凉了!”黄少天些许崩溃。叶修停下突突小摩托,模仿前两天看的007,酷酷地就地翻滚找到一个掩体。


“下面为大家展示我神乎其技的枪法。”他宣布。


“我真的完了,刚想起老叶是我队著名人体描边大师。”黄少天绝望碎碎念,“堂堂剑圣今日或许交代在这儿。”

“不是我说,”王杰希开口,“你喊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死?”

“王队,不要这样说少天。”喻文州很开心地劝道,“少天已经很惨了。”

“呵呵。”大家编排黄少天期间叶修连开两百枪,终于解决掉两个人,模仿007做出收枪动作,“我帅吗?”

“帅!”喻文州衷心回答,并贡献出唯一真情实感的掌声。黄少天吸着鼻子爬下楼,和叶修一起钻进喻司机的越野车车。


“我一上车,就很想唱歌。”劫后余生的黄老师说。语惊四座,另外三人看起来立刻想跳车逃生。“不是我说,这里很适合唱逐梦逐梦逐梦演艺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

“麻烦房管禁一下语音。”叶修大喊。

“你唱的什么歌?有一些好听。”王杰希问黄少天,“罢了,你别告诉我了,微草明年比赛没我不行。”

喻文州本来已经得空把黄少天踢出频道,听闻王杰希发言,又把人拉了回来:“少天,你再给王队和叶领队表演一段吧。”语气和逢年过节邀请小朋友表演节目的家长别无二致。

“喻文州,”叶修义正言辞道,“我们同居一场…”

黄少天高歌:“我们是纯洁纯洁纯洁的少年!”

“够了,少天。”喻文州温柔出声,再次将他踢出频道。

“为你鼓掌。”叶修麦里传出久久不息的掌声。

“等下,我听到了什么,”已经被闭麦的黄少天徒劳地喊,“什么同居?!”






“躺进前十,很幸运了老王。”叶修发过去一个鼓励奖的表情,良久后收到滴血刀刀表情回复。

黄少天不断发来两千五百字检讨,叶修直接打包转发给喻文州,收到一个无奈流汗的表情回复。“司机开车辛苦。”他补加一个墨镜大兵叼烟表情。喻文州没再回。


晚上十一点半,喻老师提一袋烧烤和一袋小西红柿推开家门,叶修穿着背心大裤衩晃着拖鞋在沙发上看电视,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腿。

“你没回我消息。”叶修仰头看他慢慢走近,露出线条分明的脖颈和锁骨。

都同居了,什么话不可以等到当面讲,回消息只是一些形式主义的情趣。但喻文州还是不得不做出深刻反省的表情:“在路上,看到了没回。”

“反省呢?”叶修意指不明地朝他抬起下巴,“说好吃鸡的。”

“没有鸡,只有我,”喻文州捡起一个小西红柿塞他嘴里,做苦恼状,“怎么办呀?”

  467 22
评论(22)
热度(467)

© 王no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