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no留行

经常掉线

 

头孢克洛分散片

社会许哥,混网太久,很容易生气。早晨下楼为大家买煎饼果子,阿姨看他小脸白净却配个杀马特头型,十分不社会主义,苦口婆心劝说十分钟,回去以后小许就搁那儿生闷气,饼子都吃不下。过了会儿春易老嚎他:哥,你叶神上线了,娘了,快来帮把手。许哥心里一转悠:嘿,我杀马特咋了,荣耀之神还不是给老子泡到了!于是屁颠屁颠上游戏。


叶修退役之后上线时间明显规律,说他家里做一次家务给一朵小红花,攒三朵小红花可以玩一小时游戏,听得蓝河心疼兮兮。他俩这天决定一起去看一些风景,春易老对蓝河紧急交待:冰霜森林有个野图刷了,你可千万把大神看住了!组织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于是蓝河赶忙百度,他们这些热衷于到处杀人的pvp选手哪里知道看风景。叶修一听也惊了,说浪漫啊小蓝!接着也没声了,估计也在迅速百度。蓝河心存愧疚,不敢浪费和大神共度的每分每秒,眼都不眨地氪了两个传送卷轴。交易途中叶修调侃他:中草堂和蓝溪阁在冰霜森林抢b,你怎么在这偷懒。

蓝河近聊抠白字:组织赶我出来约会。


卷轴不愧为rmb道具,传送目标具体到坐标,页面加载完以后两人屏幕里咣咣出现两百个黄澄澄孔明灯冉冉升起。蓝河转转视角,发现他和君莫笑(现在的君莫笑换了一身橙紫装,勉强能入眼,在小许八百米滤镜下就显得十分风流倜傥)以一个非常尴尬的姿势紧密贴合。他们站在一个类似三生湖边,旁边有颗建模粗糙的歪脖子树,上面站个npc,头顶绿字【月老】。

“惊了!”叶修说。他最近买了手机,下了微信,每日给蓝河推送一些疼讯新闻,说话风格也像uc震惊部忠实会员。蓝河摸摸包里揣的几个烟花,没来得及右键使用,君莫笑就哐哐几个翻滚跳跃冲上歪脖子树,和月老亲切聊天去了。

私聊里跳出一排字:这地方我都没来过。(叶神被喊荣耀教科书多年,这时诚恳得毫不含糊,蓝河听了非常自豪。)
蓝河:他说了什么?
君莫笑:他说可以算命🐷我试试能不能算桃花

春易老抢b不顺,拍键盘骂娘,全工作室气氛低迷,只有许哥一人啃着煎饼果子嘿嘿傻笑。大春瞪他许多眼,十分生气,跟其他小兄弟一起背后diss:娘的,我认为小许离叛逃兴欣也不远了!



小许和叶神网恋一周年,常常给他气得跳脚。比如有天叶修说:嘿,小许,看我今天吃的炒粉。然后发来一张拍得巨丑无比黑不溜秋的炒粉图片。许博远回他:你就不能加个滤镜?!然而下次丑得变本加厉。

过几天,他们决定一起去看复联23,铁人和美队还在进行参杂新仇旧恨的打架,叶修说:我来订票!!(他认为自己微信玩得非常6,急需机会展示,估计发朋友圈的内容都已想好:和小许看片,我订票👍)订完截图给许哥看,许哥差点气绝,两个座位相隔两百八十个人,你在一排一我在十排十,请问叶神是否存心要同我抬杠?

但是不敢放他鸽子。当日小许精心收拾,打飞的冲向b市,甚至提前五小时到场。叶修出来接机,说:唉,那带你逛逛。最后了无生趣地逛了两小时大马路,查看b市风土人情。许哥看起来很酷,其实容易紧张,特别是偶像在前,生怕自己今日帅得不够耀眼。

叶修穿得很日常,两手插兜慢悠悠地走,裤脚挽上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脚踝和印着熊猫头的深灰色棉袜。这人不会喜欢穿动物图案的衣服吧?小许紧急回忆,想起叶修曾给他淘宝买过一个绿油油的连体睡衣,头顶有几个七歪八倒的角,强行命名为恐龙睡衣。叶修评论:可爱!👍许哥就很气:老子不酷吗?后来再没穿过。(而是好好收藏了起来。)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叶修停下来等红灯,几个车车在嘀哩叭啦的。许博远走到他旁边站好,绿灯再亮起时,叶修非常自然地拉过了他的右手。


小许呀。他笑着说。

  274 19
评论(19)
热度(274)

© 王no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