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no留行

经常掉线

 

[粮向/all叶]没到的同学举个手

/王+喻+黄+叶,一堆私设小论文
/本来想写粮向,后来忘了,那就大家一起泡叶老师8!



/1

王杰希,数学教研组组长,数竞教练。据说年轻时曾在意呆进修三年,回国之初请女同学回答问题时还忍不住会说:请这位美丽的天使小姐上黑板写一下这道题的解题过程。(女同学们以被王老师叫起来写题为荣)方士谦老师曾努力向大家辩解:王老师平时很正常的!你们要相信他!王老师忍痛点头答应,之后再也不能借机叫叶老师小宝贝小甜心。

方4k老师:同学们,我们不要试图理解小王老师的脑壳里成天在想些什么东西。

解题能力惊为天人,每次当堂讲题时都能获得学生惊呼:还有这种骚操作?!久而久之被赋名魔术师。每次数学考试监考时都和学生一起做,永远比大家早一个小时做完,之后坐在讲台上笔挺肃穆地斗地主(还在周会上残忍检举隔壁叶老师在机房监考悄咪咪玩蜘蛛纸牌)。


带出过一个联赛金牌。数学天才通常很狂,但那位高英杰同学ZQSG地向学弟学妹们腼腆发表感言:王老师永远是我最敬佩的老师!(小高:还有感谢我同样非常敬爱的叶修老师!)

讲题风格变化多端,文能试证相对论,武能拍桌侃大山。据称王老师早年在黑板上抄他的解题过程,全班没人能看懂思路。纵观全宇宙,只有叶老师能偷出王老师写题的草稿纸,在技术课上为大家讲解数学试卷。括号,王老师为了报复,从此光明正大喊他小宝贝。

风度翩翩气宇非凡的1个好老师,常年位居学生投票“最适合老头背心的男老师”第二名,个人魅力突出,气质成迷。大家觉得他穿衬衫西装裤无敌帅气,穿开衫背心也很酷。(反正王老师这个人就很酷,大家像崇拜数学父亲一样崇拜他。)

对待学生无敌负责,曾在九点四十下课的晚自习和他的宝贝小高讨论题目到10点半(等他一起肥家的叶老师在旁边无聊到睡着)。


技术班每周三下午有数技连课,大家最期待的事情是在王老师徐徐拖堂之时,看到叶老师抱着书倚在门口,冲王老师呲牙道:宝贝,该下课了。

王老师受用地抄起黑板擦往他脸上揍。

/2

王老师:今天下午第一节什么课?
学生:叶宝贝的课!

王老师(突然变凶):叶宝贝也是你们能喊的?这里两张圆锥曲线拿下去做,晚自习交到我办公室。


/3

喻文州,化竞组组长,教务主任。上课风格条理清晰,板书精致,每届学生印象最深的都是喻老师画的酒精灯上栩栩如生的小火苗。

动手能力不佳,实验操作自称为反面教材。尤其是上有机化学的时候,课堂实验成功率<40%。(喻老师举着两支颜色一模一样的试管:嗯…同学们大家看,这个溴水,它,褪色了…反应比较微弱,前面的同学仔细对比看一下,后面的同学自己用心感受一下。)从教生涯中打碎过至少20根长导管,90%发生在课堂实验中。

(喻老师:哎呀,同学们,这个长导管碎了…
同学:呜呜,老师小心,心疼老师。
喻老师:呜呜,大家先把作业拿下去做吧,科代表上来把试卷发一下。)

后来甚至因碎试管时太过淡定而被学生起了喻总/喻老板的绰号。(其实确实很有钱)


喻老板的解题能力非常强悍,每次做完实验都要给大家讲两节课的沉淀溶解平衡以扳回一城。喻老师非常喜欢带大家一起算氯化银的电离平衡常数。大家想不通:这么一个温和儒秀、仪表堂堂的“女生最想嫁的男老师”第一名,为什么写题的时候就这么残暴!

有轻微拖延症,喜欢把要紧事拖到最后一刻做。所以每学期开学前夕排三个年级的课表时会忙到恨不得撞墙,最后不得不把最闲的叶老师抓来一同辛勤工作。(叶老师:我不要在最后一节课,不能影响我吃饭!喻老师:好的好的,你说的都对!)

业余爱好是去叶老师办公室吹空调,去叶老师机房吹空调,和叶老师愉快聊天,在课堂上狂吹叶老师。

(周老师在他们班上生物:叶修老师,他是一名伟大的老师。喻老师坐在最后一排跟课,小声嘀咕:对对对。)

每届化学竞赛的小朋友都要听一堂喻老师的关于“大家如果有问题不会做,可以去隔壁骚扰叶老师”的讲座,一边纳闷:这个叶老师不是带信息竞赛的吗???

/4

据说王杰希老师在机房监考的时候,打破过叶修老师留下的扫雷记录。

(你们这些老师天天都在干什么!)

/5

叶老师曾在技术课上和大家分享喻老师和王老师以前早起抓他去晨跑的魔鬼行径,和同学们一起进行了一下来自学校底层不想早起阶级的正义批判,讲到忘情处下课铃响,一看课表,发现下节化学课。喻老师和(到隔壁上数学的)王老师抱着教案笑盈盈倚在门口。

王老师冲他呲牙:宝贝,该下课了。


从此教务处要求班主任和自己学生一起晨跑,不然扣分。

(叶老师:今天是我从教以来最想辞职的一天。)(本来上完课拍拍屁股就走,看起来最悠闲的黄少天老师:我也超想跑的!!)


叶老师常年高居“最适合老头背心的男老师”榜首,大家都以为他会装备背心大裤衩人字拖来。(他以前就经常这么穿)没想到那天叶老师到得特别晚,套一件米白的棉麻v领衬衣,黑色牛仔宽松九分裤,脚踩黑色帆布鞋,露出一截线条分明的莹白脚踝,背着个书包款款而来,整个人给早晨六点十二分的太阳晒得白得发亮,宛若出尘仙子,清新脱俗,像个大学毕业生。(半个年级的男女同学开始疯狂尖叫。)

喻老师在当天化学课上自豪道:我挑的,好看吧!
大家:好看!!
喻老师笑:不错,说好看的同学,今天额外奖励你五张作业纸。

/6

黄少天,化竞组副组长,化学教研组长。他的课气氛绝佳,能在无穷无尽的废话中随时扯上化学内容。

黄老师:同学们,今天热到能融化三个叶修老师,为啥咱班没开空调?…什么已经开了吗?484没加氟利昂?哎,你们看隔壁叶老师多少积极,昨天早早就叫工人来加氟利昂了呀,他们班凉快得跟北极一样。这个氟利昂其实是一些饱和烃的卤代物的总称,可以分为CFC、HCFC、HFC,一般氟利昂仅指二氯二氟甲烷,在常温下都是无色气体或易挥发液体,无味或略有气味,无毒或低毒,化学性质稳定。小朋友们怎么还不把你们的笔记拿出来!说到这里,我们今天就来讲一下化学制氯工业,大家来把书本翻到第我也不知道是第几页。


人称“移动的百科全书”,据说真的背过维基百科,是一个有思想追求的话痨,从不讲重复的废话。尽管被喻老师赶去教四个学考班,仍坚强地坚持自我,在每周八节复习课上感情真挚的为大家分享喻老师刚从教时的黑历史,以示报复。喻老师以牙还牙,从此去叶老师办公室玩/去机房检查电竞教学的时候再也不带他。

动手能力无敌强,实验成功率直追100%,曾创造过当堂往高锰酸钾上浇甘油的壮举(为了安全都取的极少量,事后还是被叶老师批了半个小时)。

业余爱好是给叶老师发短信和打电话,大家曾亲眼目睹某日黄老师蹲在办公室门口给叶老师打了整整三个小时的电话。大家上课前看到他在对着话筒叭叭叭,下课了听见他在叭叭叭,吃饭路上看见他在叭叭叭,吃饭回来他还在叭叭叭,不知道是什么情趣。为了打电话时不打扰叶老师上课,把人家的课表背得滚瓜烂熟。


叶老师经常把他当移动新华字典。

/7

叶老师和喻黄王老师住同个小区,同个楼,同个单元,左邻右舍全是熟人,自个就没买小车车,成天蹭其他老师的车上下班。以往只有喻老师校务繁忙,和当班主任的叶老师上下班时间重合,后来王老师主动加入伟大班主任队伍,贴心减轻喻老师接送负担。(喻老师内心:不要,滚。)他和喻老师干脆排了个表,每周1到6轮流去砸叶老师的门,把叶老师从狗窝里刨出来。(叶老师获得爱岗敬业好闹铃×2,从此安心熬夜打游戏。)

黄老师要带四个班的学考小雏鸟,还得担负起化竞讲课重任,喻老师已经天天做噩梦梦见他过劳死,实在不能再担起班主任神圣岗位。只好每天晚上和叶修老师联机打游戏以增进感情,还得提防不被半夜查房的喻老师抓到。


喻老师:少天,不要打扰前辈休息,你很闲的话就来帮我把运动会的三十张报表整理了吧!

/8

叶老师:我一个搞物理的,让改去教通用技术就算了,还非让我带信息竞赛,这两真不是一个东西啊!老冯,这个我真的不会呀!不要这么压榨我,我很脆弱的!

(三天后)

叶老师:同学们搭噶好,我是你们的新上任的竞赛老师,今天我们来讲一下c++。


(一个学期后叶老师成功拐走了物理组王老师精心培育的小树苗乔一帆同学,后来考上tsu的小乔同学还经常被叶老师一个电话叫回来,屁颠屁颠帮改代码。)

/9

学校到处在施工,高三楼的地砖被撬了一层。学生开学的不是时候,大家平时待在班里,出门时得万分小心地贴着墙根走,防止踩上走廊中央没干透的水泥。

这时候叶老师带的班级就成了众矢之的。叶老师为人师表,被热得不想上课,技术班的空调坏了几天,正赶上学校要求走班初期班主任老师自习课上一定要坐班打卡。这可快要了他小命,只好窝在教室最后排,用苏沐橙老师的粉色小电扇对着吹。叶老师和后排同学唠嗑,用老红军的语气道:同学们,大家受苦了哇。

汗涔涔地捱了一天,周二一看下午三节自习课连堂,叶老师实在熬不住,干脆小手一挥:来,同学们,咱去机房凉快凉快。

第二天技术班因为老师带头在机房联机开黑打游戏,被值周老师括号喻老师抓到,周纪律扣了五分

隔壁史地班听闻后暴怒:我们窗台置物怎么就一次扣十分!黑幕!黑幕!

/10

叶老师还在物理组时代出过一个小天才邱非,高一拿到清北预录取,高二直接签协议,后来考上张以川的研究生,光荣回校做报告。

其时叶老师人已经在技术组,还是被冯校长抓去接待。于是大家看到台上叶老师温柔给人递话筒,贴心拧开矿泉水,慈祥摸头杀。小邱成神多年,在依然崇拜的恩师面前仍不禁脸红,理直气壮无视四面八方射来的绿莹莹的视线。

叶老师道:还是小邱是我亲儿子!

/11

请叶老师吃个西瓜。

叶修坐在日头底下,白腿一晃一晃的吃西瓜,吃的一手汁水。十个指头黏黏的,一小堆西瓜籽好好地堆在桌上,用张白餐巾纸垫着。他吐不吐籽其实随缘,完全取决于第一次吐籽的时候有没有走神,知不知道自己在吃西瓜。如果知道,他会主动把籽吞下去,这样可以少扔一样垃圾。如果吃第一口的时候就走神,良好教养让他下意识扯了张纸垫在面前,那么等他回过神来后也不会强求自己再继续吞瓜籽,施施然小颗小颗干净的吐出来,最后包一包和瓜皮一起丢进垃圾桶,起身去找地方洗手。

待洗完回来苏沐橙再叫他吃,如果叶修心情好,正巧闲得发慌,他就会再吃一块;如果闲,但心情不够美好,他会蔫巴地拒绝,因为吞瓜籽实在是项体力活。如果他心情好,但不巧很忙,就会在方锐伸手之前冲上抢走最后一块,嗷呜咬下一口,迅速转身冲去上课。

(方锐老师顶着苏老师笑脸:55,我还该不该吃啊?)

  879 26
评论(26)
热度(879)

© 王no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