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no留行

经常掉线

 

[24h黄叶]爱情和其他魔鬼

/小黄哈皮波斯得!请你拿个冠军谈个恋爱!
(请大家为打电话小王点赞捧场(小声)





/1

黄少天上场之前致电叶修,内容精简诚恳:

要是赢了,你,表白我,ok?

 


/2

妖风肆虐,砸的训练室的门哐哐响,楼道里似有凶兽在呜呜悲鸣。一墙之隔的职业选手们正全神贯注地做训练,受此神魔之乱,顿时被惊得一抖一抖。

张佳乐忍不住,一扯耳机,朝坐他旁边的方锐发怒:“够了小方,你是惹了哪路神仙,要遭此报应。”

方锐也怒摘耳机,回呛道:“这位道友你知不知道,贫道训练很累,贫道不想渡劫,李考虑过贫道的感受吗?没有,李只关心李自己。”

张新杰受喻文州嘱托,严肃监管巡查国家队员训练纪律(大家认为他们狼狈为奸,商量着改天给他挂个“纪律小卫士”的红牌牌)。这时纪律委员老张一记眼刀飞出,稳稳砸中正极力赞扬对方法力高深的方张两道友,两位随即被提溜到一边加训。其他人各自躲在屏幕后头偷笑,几秒后被窗外一阵巨雷连击吓得又一抖一抖。

苏沐橙藏了包恰恰瓜子在口袋里,这时候想着馋了,悄悄挖出来两颗进嘴。黄少天先前大约蓄力了一个大招,本想加入方锐和张佳乐的斗嘴,无奈张新杰群发了一个神圣之火,这时面色憋屈地缩回脑袋来,发出一声嘟囔:“幼稚。”

苏沐橙无声磕着瓜子,闻言眼睛一亮,直觉有八卦在后头,连忙竖起耳朵。于是就听小黄选手对着自己屏幕有理有据地自言自语:“明明就是老叶作法,化身为妖来泡我,他肯定想我了。”

 




/3

第二届世邀赛进行到半决赛的关头,今年征战成败得失皆在眼下。国家队里不乏热衷于放飞自我的人士,这时竟一个个都自觉收了心,聊天打屁吹牛逼人群中再不见他们身影。

没想表面平静,背底下暗潮涌动。某日喻文州深夜突击查房,成功抓到王杰希带领方锐李轩周泽楷摸黑打昆克牌。

几位修仙领导人抖抖索索,被喻文州冷笑着踢出门罚站,期间抽空开小会,一致认为是他们之中出了叛徒。事后张新杰无意提起,道:“是隔壁黄少天觉得你们吵,向喻文州进行了举报。”

大伙目瞪口呆,纷纷赞叹黄少这下是转了性了。尤其是枪王周泽楷,有生之年第一次被人以“吵”字形容,心中悲愤难当。痛定思痛,决定洗心革面,从此告别修仙之旅。

几位正深刻反思之时,张佳乐为围观王杰希和周泽楷两位联盟知名乖宝同时罚站这一奇观,数度假装路过,一会去黄少天房间借个毛巾,一会找黄少天水壶倒个水,一会有个视频要向黄少天分享。四位被罚站的靠墙站成一排,表情麻木,见他神采奕奕地来回,不时向他们远远挥手致意“同志们辛苦了”,心下阵阵咬牙痛恨。

没想到张佳乐现世报来得飞快,最后一次居然被黄少天从房间里赶了出来。剑圣大大一边愤怒大呼:“张佳乐你好烦!”一边咣咣甩门,看得围观群众心惊肉跳。张佳乐拿着手机,表情惊恐,难以置信地向被罚站的四人求证:“他刚才说我什么?”

“他说你烦。”周泽楷一击必杀,言简意赅。

王杰希眼神里充满赞赏,徐徐点头,并警告张佳乐:“不许发微博。”

 


/4

“你来干嘛。”

叶修给黄少天一通夺命连环call赶到机场。无奈暑假留守上林苑的就他一个,跑腿小弟们悉数放假回家,以前一起高呼“兴欣是我家”的另几位也结伴出游南海。留叶老一人在家打游戏,倍感寂寞,不可谓不是凄凄惨惨兮兮。否则换在从前,不要说顶着这四十度高温,就是机场里装个人间仙境,黄少天大驾也是断不能挪他出门的。

黄少天戴着墨镜口罩棒球帽,捂得一张俊脸热气腾腾,白T恤黑裤子,好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放进杭城大蒸锅里的豆沙包。

“哎,先说好,你可不能赶我走啊。”黄少天远远瞧见叶修,背着小黑包就跳过去,身上还带点头顶二十米玻璃房顶洒下的金色太阳光。“妈的,老叶你来得真慢,我等得脚都麻了。”

叶修觉得他亮得晃眼,往后躲了躲,没想黄少天反而更凑上一步,接着道:“还有一星期就集训了,我队长叫我来陪伴孤寡老人。”

叶修答:“只包吃住,网费自理。”

 

俩人一同坐上出租车后座,黄少天捂得严实,讲话一路没停,声音却是闷闷的,大约心情也闷闷的。叶修耳力过人,听出他心情不十分美好,大概猜出个中缘由,可惜忘了同情,只觉得他像凑在主人旁边等摸头的小狼狗。叶老一时被善良迷了眼,满怀地主情谊,和蔼关切:“你午饭吃的什么,要不咱俩今晚去吃海底捞?”

“你请客?太阳打西边出了今天。”黄少天不甚信任地瞧他,随后滔滔介绍起他今日有幸品尝到的飞机餐难吃程度可令人暴毙。叶修给他这反应逗笑,掏出只手来作妖,盖在黄少天脑袋顶上前后揉了几把。

最后还是去了楼外楼,黄少天扯了口罩便停不下嘴,对着醋鱼和虾仁大肆褒奖,恨不得连发二十条微博,当场给这两道菜颁发奖牌奖状。

叶修咬着筷子不断点头应和,等着黄少天给他夹鱼肉。荣耀教科书操作顶尖,一双筷子使得出神入化,就是不会挑鱼刺。他俩也不是第一次一起吃饭了,早熟门熟路。黄少天的筷子三头忙活,嘴上更不得空,一面赞美龙井虾仁人间一绝,一面填饱自己肚子,一面为叶老鞍前马后挑鱼刺,一顿饭吃得十分充实。

最后一个虾仁落到叶修筷子上,却迟迟没进嘴,黄少天眼巴巴盯着看。叶修看他两眼,再次觉得他跟小狼狗似的(竟能把锐气掩藏得如此干净无害!叶老心下大呼危险),无奈道:“赏你了。”

黄少天兴高采烈,凑过来直接就着叶修筷子啊呜一口。





/5

中国队顺利入围决赛半区,国内不少不怕打脸的媒体已经开始叨逼叨,预测比赛走势,计算今年的夺冠几率,纸面工作如火如荼。其中唱衰的不少,陈果这天中午看的就是,一句“恐重蹈去年覆辙,折戟总决赛”的评论气得她把报纸团巴团巴直接塞进垃圾桶。

等老板娘在阳台大吼大叫发泄完,下楼路过餐厅,却看见叶修正把那张报纸放在桌上努力捋平,看得津津有味。

“这种胡说八道你也看?”陈果一阵心慌,只恨为何没给上林苑买台碎纸机。叶修叼了个烟抬起脑袋,笑道:“挺好啊,挺中肯的,为啥不看。”

“老板你不看的话扔垃圾桶干嘛啊,多浪费。”叶修还在嘀咕,埋头回去拜读媒体叨逼了。陈果心里又给他一通生气:我扔报纸是为了谁,不就是怕您看见,揭您伤疤吗!

陈果粉得挺无脑护主,看见报纸上这标题就觉得是在暗讽她偶像,细看更不对味,免不了一顿咋咋呼呼。转头来,偶像本人没意识到似的压根不在乎,嘀咕着“黄少天最近比赛里是有点太收敛,别是压力太大”,还看得头头是道,陈果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作何想。

 

一年以前,中国队在叶修的带领下出战第一届世邀赛,最终惜败于总决赛,与冠军失之交臂,摘银而归。虽未能夺冠,能够在世界级赛事上名列前茅,其时媒体纷纷报以赞许之声,电竞粉丝们更是扬眉吐气一回,举国上下一片欢庆。

陈果等回了兴欣一行人,本来也想小小庆祝一番,接风洗尘的活动都构思好了。没想到几位正主深夜到家,各自行李一放倒头就睡,昏昏沉沉躺了几天。

期间打来一个找叶修的电话,陈果无奈代接,那头的人大着舌头,疾呼:“叶修你看好,明年我们一定会赢的!”声音如魔音贯耳,还反复循环播放数遍,吓得老板娘立刻摔下听筒,后来也渐渐体悟这银牌拿得挺不是滋味,放在职业选手们心中更甚。等叶修睡得神智清醒了,陈果把这通电话一顿告知,叶老眨眨眼,无奈道:“八成是黄少天吧。”

 


/6

“今天比赛紧张不紧张?”叶修掐表算时差,卡着苏黎世时间十一点,拨了个越洋电话过去,那边瞬间就接通了。

“你这不废话,好歹半决赛了,我又不是白毛女,当我两耳不闻窗外事啊。”黄少天叨叨,“哎我跟你说,前两天老王半夜打牌翻车,你没瞧见当时我队长那表情,太精彩了,黑漆漆就差写着‘吾梦中好杀人’。”

“文州给我说了。”叶修在那头笑,“连老王都有心开车,你怎么没去掺和?白毛女真转性了啊?”

“我当时不是在和你语音吗?”黄少天惊讶,“你那天连着麦就睡着了,他们在那边叮叮咣咣敲墙吵翻天,我生怕把你给吵醒,就去把队长给call醒了。而且我最近乖得很,您老回去可得好好夸我一番,小黄近日兢兢业业,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

“我怎么不记得我睡着过…”叶修暗自嘟囔。黄少天立马提醒他:“你那天说在赶报告,不会写,去百度小学生作文选,还问我为什么会有人把自己的检讨挂在网上…”

“我那天睡着了吗!”叶修大惊。“完了,您那天几点睡的?可千万别让你们队长知道,要是您因为我没休息好,我罪过可就大了。”

“没有没有,我那天睡得可好,有人陪睡就是不错。”黄少天顿了顿,语气雀跃,“老叶你今晚赶报告吗?我刚比赛完比较激动,今天可能睡不着,怎么办,我感觉我好像又有点紧张!你先睡一个示范我看看!”

“你可拉倒吧。赶紧比完拿个冠军回来,没拿冠军别回来了。”叶修挪揄他,声音带笑,“我还得靠你一雪前耻。”黄少天的耳朵当然捕捉到了那点笑意,甜丝丝跟蜜似的,忍不住自个儿也吭哧吭哧小声地笑起来。

“做你的春秋大梦,”他道,“说得这么容易,也不知道您老真替我们挂心没有,你家冠军用嘴拿啊!”

“可不是吗,我也只能用嘴拿了。”叶修嗤笑一声。

 


/7

喻文州在酒店门口拦住他:“还有十分钟开始训练,你跑哪去?”

“我买个面包晚上吃。”黄少天边跑边回,“不远,跑过去三分钟的路。”几条街外有家烤面包店,里头裹的草莓酱香软酸甜,肉松份量相当足,职业选手里不少人吃不惯西餐,干脆拿他家面包当饭吃的。

“带把伞去!”喻文州在后头喊,黄少天没当回事,只冲他摆手。

王杰希从隔壁一个卖假花的小店里踱步出来,看喻文州还杵在门口,望望黄少天飞奔而去的背影,不知想到了什么,关切道:“他拒绝你了?”

王大师这个问法比较含蓄,内涵比较丰富,思想比较给。喻文州看看手上的伞,摸摸自己的直男之心,觉得他话里有话,其中定有什么误会,一时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过两天的总决赛,我有点紧张。”最后喻文州选择曲线救国,无奈解释道,“我最近运势不行,说什么来什么。上一轮比分形势不太好,少天又是我们的主攻手,要是在这关头上出岔子就麻烦了。”

王杰希若有所思,抬头望天,道:“难怪这几天苏黎世的天灰蒙蒙,恐怕有妖魔作乱。”

喻文州跟着一起望天,叹气:“现在可千万别下雨……”

像是顺着他的话似的,妖风乍起,天边一声惊雷猛然炸响,连绵成片,乌云轰轰发作,天色昏黄不定。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掉了下来,豆大的雨点从啪嗒啪嗒到稀里哗啦,尽数从天而降,迅速连成阵阵雨帘。正是一场来势汹汹的倾盆大雨。

这种时候不需要多余的语言。王杰希充满钦佩地望向了喻文州发青的脸。

 

“撑不住就别上场,你以为你是超人吗?”叶修在电话那头骂,“文州你听见了吗,他要身体有不舒服千万立刻把他撤下来,你可帮我盯着!”

“我挺好的!只是稍微有点头晕,又没真的感冒,淋个雨而已…”黄少天底气不足,自知理亏,喻文州杀人眼神又瞪过来,小黄磕磕巴巴越说越小声,最后干脆闭了嘴。

“黄少天你是不是把脑壳敲了换上了一颗白菜!”叶修大怒,“你,闭嘴,现在就给我躺下休息。”

喻文州向黄少天露出一个“他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的坚强微笑,拍拍他头上盖着的浴巾,转身出去。大概是累得不想说话了。

国家队的队长还有堆得比山高的工作要做,还有正常的训练要继续进行,喻文州这几日肩上的压力不可谓不重。黄少天被两人轮番责怪尚未觉不妥,这时却忽觉惭愧,坐在床上拍拍大腿,干脆直直往后仰倒下去,“嘭”地一响。

“叶修?”他问。

为了喻文州和叶修开批斗大会方便,手机开着扬声器,放在床头柜上。叶修的声音就飘渺着从床头传来。

“干什么。”

“你在干嘛?”

“我在生气。”

“诶,老叶,不要生气了,你快哄哄我,我现在很紧张。”

“个屁,我不屑和一颗白菜对话。”

“老叶老叶,”黄少天闭了眼睛喊,“我紧张!怎么办!快哄哄我,我买的小蛋糕都被没收了,我太可怜了,老叶!”

“哄你。”叶修在那头没了脾气,“快去休息。”

黄少天声音却陡然兴奋,宣布道:“今晚我们唠嗑!”

叶修很客气地告诉他:“滚。”

 


/8

“我不想当赛点,我更希望外星人入侵地球,在我上场的前一秒把场馆给炸得噼里啪啦。”

结果还是聊了一晚,聊得两头都迷迷糊糊开始说胡话。

“结果你今天先被雨淋得噼里啪啦。”叶修咬字已不甚清楚,强撑着把话说完。

“为什么会搞成这样的局面,我们上一轮明明已经尽力抢分了,结果还是着了老外的道……我不是说不好,总觉得像是我一个人背负起了拯救地球的重任,机会太难得了,有点难以置信。”黄少天还在嘀咕他自己的,“等我赢了赛点,你可要记得夸我帅啊!”

那边很久没有应答,黄少天伸长手到床头柜上摸索,把扬声器放到耳边,隐约听见那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哇,你又睡着了。黄少天闭上眼,决定满身轻松地去一会周公。

梦里叶修朝他道:“我相信你,少天。”

 


/9

比赛结束的下一秒叶修就回了消息:

我,你男朋友,understand?

 


 



 

/10

“你来了?”王杰希在选手席看到挂着工作证的叶修,惊道,“什么时候?”

“来看比赛,上午刚到的,跟联盟骗了块牌子。”叶修冲他竖起一根食指,“小孩们今天发挥得不错。”这话也就他敢这么讲。

“黄少天下来了,团队赛保住了。”王杰希转头看向场馆中央,灯光正在聚向一个正走出比赛席的身影。

所有的观众都在疯狂尖叫,挥舞旗帜,震得人耳膜阵阵轰鸣。黄少天满心只想往选手席里赶,猝不及防被粉丝丢了满头玫瑰花,蒙头蒙脑的,终于模糊看见队友们的笑意。

“不错!老外的算盘落空了。”叶修跟着大家一起拍巴掌,态度很真诚,“接下来请各位大神各显神通,勇夺世界冠军,有什么独门秘笈都一股脑使出来,不要跟人家客气。”

“借您吉言。”喻文州微笑,“少天看到你了,他正在往这里冲。”

 

“嗯?你和黄少天是一对儿?”王杰希警觉,“那喻文州呢?”

叶修被疾冲过来的黄少天抱了个满怀,蹭了一脸玫瑰花瓣,闻言,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一口啃在小黄选手脸上,道:“和文州有什么关系?”

黄少天不甘示弱,一口咬在叶修嘴上,还伸舌舔舔,宣布:“首杀!”

  449 34
评论(34)
热度(449)

© 王no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