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no留行

经常掉线

 

[翔叶]世纪佳缘

/如厕读物,快穿

孙翔同学,深受作者偏爱,游戏天赋异禀,职业生涯第一年顺风顺水,一战封神,无人能挡,登时觉得自己秒天秒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小心被坏人哄得血气上头,站到了主角光环的对立面。

职业生涯第二年,孙翔同学体会到了世间百态,被踩着七彩祥云而来浑身花花绿绿的主角以各种方法揍得满地滚,很委屈,很生气。

主角姓叶名修,修理的修,专治各种不服,尤其是对于孙翔这种明明已经强得令人发指的同学,硬是让他知道了什么叫作天高地厚。

职业生涯第三年,孙翔同学尝尽人间疾苦,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生总有起起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比赛总有赢赢输输输输输输输输输输输输,山外总有山山山山山山山山山山山,人外总有一个笑得欠兮兮非常想揍他但是打不过揍不到所以光想着就能把自己气得半死的叶修。

孙翔同学每天夜里磨牙,被梦中那张笑嘻嘻的脸气醒,气成河豚,气的不能入睡,怒而起身,意图给作者寄刀片。

作者收到亲儿子寄来的刀片,怒道:你站错队怪我咯!

大笔一挥,孙翔同学第二天早晨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作为一个正常的二十多岁年轻健康小伙子,孙翔同学这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两百平米的大床上,怀里搂着一个白花花的肉体。等他看清四肢缠在他身上的人长了一张谁的脸,第一反应是原地跳起,找了个窗户试图跳下去。

睡得正香的叶总被他的突然动作惊醒,迷迷糊糊爬起来,看见昨天刚刚转正的小男友穿着条小短裤,正吭哧扒上窗户沿,意图向外跳,吓得一个激灵,大呼:孙翔!你干什么!别冲动!

孙翔同学背对着他,视死如归道:你不要管我,我一定是在做梦,跳下去就能醒了!

没想到他身后那人闻言却是噗嗤一笑,跳下床,施施然从背后抱上他,在他耳边安抚道:怕什么,不是梦,我这不是好好在这儿么?

孙翔同学给他肉麻的语气酸得鸡皮疙瘩直掉,拼命在心中默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这不是叶修这不是叶修这不是叶修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我在做梦。他努力挣扎了两下,没挣掉,顶着叶修的脸的男人扯着他的手,往床上一倒,往他怀里一滚,瞬间再次睡着。

叶修前一天晚上跟关榕飞吵方案,吵得鸡飞狗跳,差点没把兴欣公会的仓库拆了,入睡之前还在气鼓鼓,痛骂作者设定了这个无底洞般的编辑器。

谁知作者上一秒收到亲儿子刀片投诉,下一秒就又被亲亲宝贝儿子痛骂一顿,气得大笔唰唰:好耶,你也给我走!

叶修:人在床上躺,锅从天上来。

叶修这天早晨在两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床垫太软,睡得浑身酸痛,动了动,发现自己跟个八爪鱼似的滚在另一个人怀里,遂吓醒。

一睁眼,看见孙翔小同学的脑袋搁在他头顶,动都不敢动的模样,表情变幻莫测,艰难而生硬道:呕,你醒了?

叶修:呕,我,能醒了吗?

孙总穿戴整齐,头发梳梳,年轻英俊,身姿挺拔,从冰箱里翻出速冻的水饺,围上小围裙,熟练开火。一抬头,看见叶总套着背心大裤衩,踢着拖鞋啪嗒啪嗒走,嘴里咬着根冰棍,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

叶总还挺自豪地朝他炫耀:这个世界的我真的太贴心,连烟和泡面都给屯好了。

孙总很高傲地没有理他,叶修倒是自顾自凑过来,往锅里瞄了眼,惊奇道:不错啊,你还会煮饺子,看来早饭有着落了。

孙翔怒:没有你的份,要吃自己煮去!

叶修愣了愣,随即换上满脸钦佩:不愧是小年轻,一顿饭能吃三十个饺子,为你鼓掌。

孙翔气得脸红,还想反驳句什么,叶修已经拍着巴掌转身走了,大概是去翻泡面,脚下拖鞋还是有气无力地踢沓。

靠,别真不吃啊!小孙一个人还真吃不下三十个饺子,慌慌张张在厨房里扫视一圈,找见角落里烧水的水壶,急中生智,抽个保鲜膜一裹,直接丢进垃圾桶。

没关系,孙总有钱。孙翔如此安慰自己。

叶修拿着香菇炖鸡面,找了一圈,没找着烧水的壶。他面对着浴室里的热水器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决定还是去厨房碰碰运气。

路过餐厅,叶总往里看了眼,小孙坐在餐桌一头正犹犹豫豫地吃饺子,吃一口就抬头向外看一眼,不巧和门口探头探脑的叶总视线相对,一惊,立马故作高冷,假装专心。

吃了两口,发现还没动静,心里有个小人哭着许愿:叶修快来吃快来吃快来吃。他很屈辱地再次抬眼,看见叶修靠在门框上,表情幽怨,道:小孙,我饿。

谁是小孙!小孙下意识地不高兴,但叶总话里那点弯弯绕绕可怜巴巴的小语气让他很受用,嘴上还是很硬的:你不是吃泡面吗?

没找着水壶。叶修诚恳,然后卖可怜:我肚子饿得咕咕叫。

孙翔差点给他那副无辜表情给骗去了,拼尽全力才没立刻跳起来给他装饺子去,只高冷道:锅里还有,你想吃自己装。

门口的叶总发出一声小小的欢呼,毫不留恋地转身,嘴里无脑夸:我果然没看错你,小孙你真是个好人!

小孙努力不表现出太高兴,自我催眠:不要觉得他可爱!不要被外表蒙骗!这个人老奸巨猾,一到赛场上就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两位总裁大概正处于蜜月假期,竟一直没人来打扰,他们住的小别墅跟世外桃源似的。叶总理所当然地没找着手机,抱着电脑玩游戏玩得天昏地暗。孙总第一天就在茶几上看到了自己的手机,没敢开机,转而抱起另一台电脑打游戏打得天昏地暗。

叶修看见他也在玩,随即发出热烈邀请:来的正好,咱俩一起去野图搅浑水吧思密达!

没想到孙翔认真盯着自己的屏幕,高冷地一口回绝:无聊,不去。

等了两秒,小孙没等到第二次邀请,心虚抬头,看见叶修正把视线转回去,一脸惋惜地砸吧嘴,然后迅速地投入了搅浑水大业。

叶修单枪匹马玩网游也能玩得惊涛骇浪,这点孙翔当然见识过,并且心理阴影深重。但这会儿,小孙同学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叶修又要捣什么鬼,而是叶修沉迷打游戏,不理他了怎么办。小孙在旁边干看着叶修叼着烟,操作风骚地吸引众多眼球,即将混得风生水起走上人生巅峰,仿佛已经看见了诸多公会女神围着叶总言笑晏晏,感受到一阵痛苦的窒息。

叶修一记落花掌拍出,回身切出龙牙,收招接上挑,浮空进遮影步,思路流畅,眼见即将突出重围,突然一张帐号卡猝不及防稳稳拍在他键盘上,哗地同时按下十七八个键,屏幕上的角色立马跟抽风了似的一阵颤抖。叶总目瞪口呆,吓得烟都掉了,抬头看见孙翔面色冷峻,按着卡,一字一句道:来竞技场,开房pk。

叶修双手离开键盘:哦哦好的。然后见孙翔蹭地一下坐回自己位置(快出残影),冷酷地新建一个房间,转头看他一眼,道:进房间!

哦哦。叶修的屏幕已经灰了,这时候连忙复活回城。进度条加载的时候,他摸摸下巴,余光瞥见孙翔又在偷偷瞪他,做贼似的。

怎么回事啊。叶总有点茫然。

  250 18
评论(18)
热度(250)

© 王no留行 | Powered by LOFTER